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产品介绍 >
栏目导航
热门新闻

掌舵人猝然离世中植系危机四伏

发布日期:2022-01-13 08:0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21年12月18日,中植集团发布讣告,创始人解直锟先生,因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逝世,享年61岁。

  这位低调的解先生,有两个知名身份。一个是歌手毛阿敏的老公,而另一个,则是控制多家上市公司的中植系掌舵人。

  解先生的猝然离世,背后是否有某种阴谋论,我们不得而知。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,他手中的中植系,这个神秘的万亿帝国,如今危机四伏。

  提起中植系,想必大家都有一定的了解。在融资端,依托于中融信托和四大财富公司,源源不断造血。在投资端,染指数十家上市公司,在资本市场触角遍地。

  中融信托前身是1987年成立的哈尔滨信托。2002年,中植系联合其他五家企业,共同出资重组了中融信托。而后,中植系一直掌握着中融信托的控制权。

  直到2010年,央企经纬纺机(000666)以12亿受让了中融信托36%股权,成为第一大股东。中植系退居第二。

  不过,中融信托的董事长,仍然是中植系的核心高层——刘洋。而且此人还是解先生的外甥。如今解先生离世,也正是由刘洋暂时接手中植集团。

  另外有媒体报道,中融信托第四大股东沈阳安泰达,和中植系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这两家企业合计持股比例已超经纬纺机。

  可见,经纬纺机虽是大股东,但并不一定掌握实控权。不过经纬纺机这块央企的招牌,倒是带着中融信托上了一个新台阶。

  2009年,也就是经纬纺机入股前,中融信托资产管理规模约1000亿元。而到2013年,资产管理规模已接近5000亿。收入利润均位居行业第二。

  2011年,中植系一年内成立了四大财富公司:恒天财富、新湖财富、大唐财富、高晟财富。

  财富公司的角色,主要就是面向高净值客户(俗称有钱人),代销基金、保险等产品。而这些产品,大部分都是中植系依托自己的各品类金融牌照,自己发行的。

  根据“2020中国独立财富管理公司TOP20榜单”,中植系这四大财富公司,累计募资规模分别已达11549亿、6000亿、8500亿、1000亿。

  博迁新材(谢直锟关联方)的招股书显示,解先生持股5%以上的上市公司,共有26家,其中9家已达到控制。另外,解先生还参股了数十家非上市企业,其中已达到控制的核心企业就有30家。

  中融信托成立至今,已近20年。四大财富公司成立,也已有10年。我们现在看到的,不过是截止某一个时点的状态。在这十几年里,中植系通过股权以及债权投资,究竟染指过多少家上市公司,恐怕难以想象。

  至此,我们对中植系有了一个大致的印象。那么,中植系融了万亿资金,投资了数家上市或非上市公司,究竟是在干什么?

  很简单,赚投融资利差。但这里有一个问题,融资需要偿还,且需承担高额的资金成本。而投资有风险,中植系如何才能保证稳赚不赔?

  研究了一下中植系的玩法后,我发现,投资有风险这句话,只适用于我们这些韭菜。接下来我们就以中植系实控的康盛股份(002418)为例,来看看中植系是怎么操作的。

  弹药充足的中植系,搅动资本市场的第一步,就是通过债权或股权的方式,在上市公司掌握一定的线月初,中植系认购了康盛股份23.76%的股份,总代价接近6亿元。另外,中植系向康盛股份的大股东——浙江润成,提供了3.5亿贷款。

  此外,中植系还曾向两家新能源汽车公司输送资金,由浙江润成及实控人陈汉康提供担保。

  在上市公司掌握一定话语权后,中植系便可将自己投资的非上市资产,高价注入上市公司。

  2016年初,康盛股份以6.75亿,收购了中植系旗下富嘉租赁75%的股权。而这个价值9亿的富嘉租赁,2014年才刚成立。

  而烟台舒驰51%的股权,中植系新能源2016年才拿到,当时的收购价格是3008万,一年后转手卖给康盛股份,已至5.3亿。

  浙江润成大家还记得吧,康盛股份大股东。所以在康盛这个案例中,中植系能够将资产高价注入上市公司,不仅仅是在上市公司掌握了话语权,而且与实控人利益深度绑定。

  把一些甚至都不能正常经营的资产,高价注入上市公司的后果,就是上市公司经营情况严重恶化。

  2018年起,康盛股份连亏两年,累亏10亿。2019年底,康盛大股东浙江润成无力偿还中植系借款,被中植系送上了法庭。

  本次拍卖价格是,每股2.79元。而当初中植系入股时,每股代价还需要6.65元。

  中植系拿到上市公司实控权后,下一步,就是把原有的资产贱卖,找中植系或者第三方接盘。

  2020年,康盛股份一年内卖了6笔资产,其中三笔交易对手方是中植系。而中植系会选择接盘,大概率也是有利可图。

  以6月23日这笔交易为例,4家公司作价1.79亿卖给了中植系新能源。而其中前三家,2016年收购时作价4.8亿。

  上市公司资产被处置之后,就剩下了一个干净的壳。此时再找一个谋求借壳上市的主体,卖壳之后,获利退出。这样,就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业务闭环。康盛股份目前还没走到这一阶段。

  或者还有另一种方式,如果这个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,还有包装的价值,那么就通过并购上下游产业链,做高上市公司市值。从而让手中,以白菜价买回来的股权,升值套利。

  不过,中植系的如意算盘打得再响,如今的情况也不太乐观。因为中植系的资本运作计划,近两年一再落空。

  2016年起,中植系陆续为天山生物(300313,ST天山)提供了十几亿贷款;而后中植系关联资产——大象广告96.21%的股权,作价23.72亿卖给了天山生物。2018年底,天山生物受并购所累,巨亏19.46亿。

  发现了吗?中植系对天山生物的套路,与康盛股份简直一模一样。一旦中植系拿到天山生物的实控权,下一步就要开始洗壳贱卖资产,然后卖壳获利退出。

  但很可惜,2020年4月,中植系债转股入主的方案,遭到了2/3的股东反对。中植系想要拿到天山生物实控权的计划,胎死腹中。

  相较于天山生物,中植系在宝德股份(300023,ST宝德)的案例上,还算幸运。

  2020年底,中植系通过与宝德股份第二大股东达成协议的方式,直接拿到了宝德的实控权。

  然而今年11月2日,宝德股份宣布,拟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。卖壳计划暂时告吹。

  在中植系进行资本运作的五步中,天山生物折在了第三步,宝德股份折在了第五步。

  ①7月9日,中植系实控上市公司——美尔雅(600107),宣布终止重大资产重组;

  ②10月22日,中植系实控上市公司——凯恩股份(002012),原实控人王白浪失联。而此前,凯恩股份已与王白浪签署股权转让协议,剥离工业纸业务。如今基本宣告失败。

  ③11月3日,中植系实控上市公司——宇顺电子(002289),重组前海首科事项被并购重组委否决。

  如果说,在资本运作的过程中,有一家或两家企业出现障碍,或许正常。但现在,与中植系关联的企业,或多或少都出现了一些问题。有的索性就拿不到实控权;有的拿到实控权,也没有办法进行资产重组,卖壳退出。

  可见,如今中植系想从被玩坏的上市公司,全身而退,怕是再也没有从前那么容易了。

  经常有媒体报道,中植系投资标的频繁踩雷。但是如果理一遍前因后果,就会发现,根本不是中植系踩雷,而是中植系本身就是雷。但凡被中植系盯上的上市公司,都已经被中植系掏空了,怎么可能还能正常经营。

  如今种种迹象,甚至包括掌门人猝然离世,或许都揭示了中植系的未来,并不光明。

  注:本文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。股市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。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。